阿宽食品冲刺IPO:因白象改名,子公司拖累业绩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阿宽食品3年内上市并披露招股书仅用了11个月。近日, 四川百家阿宽食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宽食品”)招股说明书在证监会官网发布, 拟在中国证监会主板上市。深圳证券交易所。阿宽食品曾被称为“百家食品”。由于“百家”与“百香”的相似性, 与方便面品牌百香食品发生了争执。与对方达成协议后, 改为现名。阿宽食品表示, 仍不能排除日后与百香食品在相关及类似事项上发生纠纷, 对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作为非油炸新型方便食品生产企业, 阿宽食品年营收已超10亿元, 但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却出现下滑。业内人士认为,

这说明阿宽食品的营销成本在增加, 而线下渠道的拓展也需要重点布局。未来, 阿宽食品或将进入新的调整期。
       根据拖累业绩的子公司招股书, 阿宽食品成立于2016年12月, 主要从事新型方便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类型包括方便面、方便面、方便米粉和自热食品。此次, 阿宽食品拟登陆深交所主板, 拟集资6.65亿元用于保健食品产业园(一期)建设项目及R粉丝销售约占其收入的 85%。除了自有品牌外, 阿宽食品还为三只松鼠、百草味、李子柒、网易严选提供贴牌代工代工服务。
       业绩方面, 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 阿宽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4.22亿元、6.31亿元、11.1亿元、5.93亿元, 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分别为608.48万元和2364.85万元。 、7626.49万元、2192.94万元。谈及阿宽食品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沉萌表示, 这不仅表明其在申请上市前可能存在刺激业绩增长的行为, 同时也表明其在市场竞争中议价能力不强。为了收入增长, 必须牺牲一些利润。投资人吴小鹏告诉新京报记者, 阿宽食品2021年营收将增长, 但净利润不会同步增长。一方面,

由于棕榈油、面粉、淀粉、包装材料等原材料价格上涨, 净利润将受到近千万元的影响。 ;另一方面, 由于营收增长, 花费了较高的营销费用, 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有所提高。此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 阿宽食品控股子公司的亏损也是其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招股书显示, 截至2021年上半年, 阿宽食品共有9家控股子公司(包括1家二级控股子公司), 3家公司尚未实际开业, 其余经营正常, 但全部亏损。其中, 杭州百家阿宽食品有限公司亏损最大, 为464.33万元;四川华厨餐饮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四川华厨合肥斯餐饮供应链有限公司分别亏损282.96万元和196.12万元。营销专家卢盛祯表示, 对于阿宽食品来说, 这样的营收变化可能意味着营销成本越来越高, 回报率会越来越低。这也意味着阿宽食品所依赖的线上市场进入了瓶颈期, 线下渠道的竞争需要产品线的高度丰富, 线下消费场景所面临的消费群体也将发生变化, 这将引领对阿关食品的扩张。线下渠道面临新困境, 盈利可能会陷入一段时期的僵局。因“百佳”与“白象”之争而改名为阿宽食品的消费者, 可能会有该公司此前被称为“百佳食品”的印象, 但在2019年将更名为“阿宽食品”。 2021. 更名原因也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阿宽食品之所以更名, 主要是因为与另一家方便食品品牌百香食品的纠纷。阿宽食品表示, 报告期内, 百香食品曾多次与阿宽食品就含有“百佳”字样的文字和图片的使用进行协商, 认为阿宽食品使用含有“百佳”字样的文字和图片很容易。白家”。误认白象食品的注册商标。此外, 此前被阿宽食品收购的关联公司川百食品就使用“百佳”商标与百香食品发生两起诉讼(双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和解协议)。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阿宽食品和其实际控制人陈朝晖与百香食品多次沟通协商。 2020年12月22日, 双方就使用含有“百家”字样的文字和图片达成协议。根据协议, 阿宽食品不得用于方便面、方便面、百香食品等商标分类第30类注册的“百家”商标核准的产品类别, 也不得用于公司的产品包装、产品具体介绍、官网、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等社交媒体、线上旗舰店、授权网点、线下推广活动、宣传介绍文件等使用含有“百家”字样的词语和图片。协议还规定, 阿宽食品将使用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的公司名称(含公司全称及“百佳阿宽”的简称)和“百佳辰吉”的注册商标(含商标图案和商标)名称“百家陈机”), 在协议约定的范围内使用。阿宽食品给白象食品90万元, 双方确认不再存在争议。协议签订后, 如果阿宽食品及其控股的企业违反协议, 阿宽食品承诺一次性向百香食品支付150万元罚款。不过, 阿宽食品仍提醒, 虽然与百香食品达成了协议, 但不能排除与百香食品发生纠纷。未来将发生相关及类似事项, 对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为应对“白家”与“白象”的纠纷, 阿宽食品也在紧锣密鼓地引入资金, 以快速实现多轮融资。其快速上市的意图与资本密集型持股不无关系。2020年2月19日, 阿宽食品宣布完成1.1亿元A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同创伟业集团领投, 前海股权投资基金、常州滨富现代服务业基金跟投。当时,

阿宽食品创始人陈朝晖表示, 公司计划在三年内完成IPO。 2020年6月11日, 阿宽食品宣布获得高瓴创投、茅台建信基金、一三资本、同创伟业、宾福基金等五家机构近2亿元B轮融资。招股书显示, 2021年9月, 上一次股权变动后, 陈朝晖为阿宽食品第一大股东, 持股52.0573%。
       高瓴一恒和南海成长各持有约6%的股份。各方资本形成了长长的股东名单。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机遇, 卢盛祯表示, 对于阿宽食品而言, 上市将为新产品的研发提供机会。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 可以加大面条、面条以外产品的研发力度, 逐步淘汰产品。单身, 消费者忠诚度下降的困境。但是, 如果募集资金仅用于简单的规模扩张,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并没有积极意义。对于曾经因外卖行业崛起而蛰伏的方便食品, 新型方便食品仍需努力。天眼查App显示, 截至2021年上半年, 我国名称或经营范围包含“方便食品”且状态为经营、存续、迁入或经营的方便食品相关企业超过5.2万家搬出去。在, 70%以上的注册资本不足100万元。从行业分布来看, 近73%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 其次是制造业, 占比超过17%。消费者对方便食品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方便食品曾被视为仅限于火车等场景的便餐。但近两年, 方便食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年轻消费者的社交话题。方便面发明了多种吃法, 阿关食品、拉面赛等新型方便食品品牌也成为消费者拍照打卡的道具。吴小鹏认为, 多年来, 国内方便食品赛道整体体量基本保持稳定, 但结构分化趋势明显, 新型方便食品的未来尤其看好。中国主流消费群体正在从填饱肚子的需求转变为多花几块钱吃得更好、更健康、更美味、营养更均衡的原创新型方便食品, 同时也尽可能还原餐厅的口味和品质尽可能。质量扩张带来巨大机遇。
       新型方便食品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市场营销。这些品牌深谙年轻消费者的思维, 耗尽了新营销的红利, 但在玩家不断涌入的情况下, 能否在竞争中保持优势仍是个问号。目前, 方便快餐网络市场逐渐进入存量博弈阶段, 流量广告的边际效应逐渐减弱, 流量获取难度加大, 网络品牌开始转移阵地到离线。此外, 在方便食品行业,

康师傅和Unity是两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与阿宽食品的业绩相比, 2021年上半年, 康师傅方便面业务实现收入127.22亿元, 统一企业中国方便面业务收入43.98亿元。公开资料显示, 拟上市的今麦郎食品控股股东今麦郎投资有限公司2020年营收将达218.49亿元。卢盛祯表示, 客观规律市场要求新型方便食品品牌注重产品研发和创新, 创新产品生命周期短。通常, 新产品需要在两三年内更换和升级。避免消费者审美疲劳。这对公司的产品研发能力、产品包装水平、对趋势的敏感度都有极高的要求。正是这种创新的过程造就了新型方便食品市场的繁荣。沉猛还表示, 对于没有技术R保护的消费品企业来说, 最重要的是